30.3.16

那麼結什麼婚?


“...真正的男人,是保護女人的男人,一切以她為重,
全心全力照顧她心靈與生活上的需要。”朱老伯聖潔地說。


我搖搖頭,“反正我也沒打算全心全意的對待他,大家做一半已經很好,
要求降低一點,就少點失望,寧可我負人,不可人負我,
對配偶抱著那麼大的期望是太過幼稚天真了,
朱伯伯,你不會贊成我這番話吧?”

“那麼難道你們嫁人,不是想終身有托嗎?”他大為震驚。

我說:“托誰?我的終身早已託給我自己了。
哎呀,朱伯伯,你不是想告訴我,
咱們活在世界上,除了自己,還能依靠別人吧?”

“那麼結什麼婚?”朱伯伯聽到現代婦女的價值觀,驚得發呆。

“伴侶,伴侶也是另外一個獨立的人,他不是愛的奴隸。”

...

“我知道你,”編姐說,“你非把男人鬥垮鬥臭你是不算數的。”

“錯。”我說,“我只是反對‘杜十娘,恨滿腔,可恨終身誤托負情郎’這種情意結。”

編姐為之氣結。

“戀愛呢,好比吃冰淇淋,要活人才能享受得到,
愛得死脫,也根本不用愛了,死人怎麼愛?”

《她比烟花寂寞》亦舒

4.3.16

夢想實現(嗎?)(原來沒有)


和gay couple frd鬧翻了。

雖然是雙方的問題,
但還是會問自己為甚麼總是可以翻臉比翻書快?
讀那麼多書,書內的智慧都讀到哪裏去?
到底我這股牛脾氣甚麼時候可以改?

又,求上天給自己有男性家人這個願望,
暫時無限期擱置。